您當前的位置 : 新聞綜合頻道 > 大民討說法

臺州:鋼板丟了 損失咋辦?

大民討說法 責任編輯:楊滟北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23日 08:35 閱讀次數:129次
  • 精彩推薦
  • 今日熱點
  • 往期節目
正在加載…
"掃一掃"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
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,您可以關注《臺州在線》微信公眾號
    字號: T | T

      家里做鋼板租賃生意的莫先生最近遇到一件煩心事,去年九月,他租了一百多張鋼板給別人,用在路橋飛龍湖的一個項目施工,結果現在不但租金一分沒收到,自己的鋼板還丟了不少。這么大的損失,可怎么辦辦?

      莫先生:我們家鋼板是從2018年9月21號租給一個叫俞士長的人,在飛龍湖柵嶺汪排澇調蓄工程低地調蓄區這里。

      從鋼板租賃合同書上可以看到,莫先生是將自家1.5米×6米的138塊鋼板以單價8.5元/塊每天的價格租給一個叫俞士長的人,并沒有約定押金。莫先生說,當時簽合同的時候,俞士長自稱是代表臺州康洋水電建設有限公司來的。

      莫先生:租給他之后,等于說后來我們 2019年1月2號的時候,電話一直打不進去,跟他公司聯系說這個人已經失蹤了。

      莫先生說,找不到俞士長這個人之后,就到路橋桐嶼派出所報警了。報警的時候才發現,原來俞士長還租賃了另外兩家公司的鋼板。

      李先生:2017年10月份開始,10月3號到2017年12月27號一共是168塊,租費中途收了10萬塊。

      王女士:從2018年6月17號到10月8號租那個鋼板給那個康洋飛龍湖工地,俞士長開始說三個月結賬一次,后來三個月的時候他說沒有錢。后來說半年結賬一次,半年結賬一次本來我們租金是13萬多,他打給我們是4萬塊錢。

      王女士說,他們家一共租賃了251張鋼板給俞士長。期間一直是跟俞士長微信溝通的,在2018年12月31日給俞士長發消息就沒有回復了,后面就聯系不上了。

      王女士:我們報案報在桐嶼派出所這里,就是字條也寫了,就是把工地上的鋼板我們按比例分回去先,然后我們251張租給他,就拉回了133張,還欠我們118張。(那你們期間有找過他們那邊康洋水電建設有限公司嗎?)去找過,到現在為止我們也一直催他們催了好幾次,到公司找他們讓他們把剩下的鋼板都解決了,他們就一直推一直推嘛。

      王女士告訴記者,路橋桐嶼派出所在2019年1月28日的時候幫他們調解過一次,當時出租鋼板的三家公司,還有臺州康洋水電建設有限公司的相關負責人都到現場。調解的結果就是三家,先按照比例把施工現場的剩余現有鋼板先拉回去。李先生他們家拉回鋼板109塊,王女士他們家拉回鋼板164塊,莫先生他們家拉回鋼板76塊。

      養雞是為了下蛋了,現在倒好,雞被人抱走了不少,蛋也沒了。刨去租金不說,三戶人家目前總共還少鋼板249張,一塊鋼板的市值是5000元。這樣換算下來,光這個兩百多張鋼板的價值就有一百二十四萬五千元,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。那么現在俞士長人找不到了,他和臺州康洋水電建設有限公司究竟是什么關系?那邊會有怎樣的說法呢?

      臺州康洋水電建設有限公司的公司負責人說,飛龍湖的工程名稱是臺州市柵嶺汪排澇調蓄工程桐嶼低地調蓄區,由浙江第一水電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承包的,他們是下面的分包單位,而俞士長是這個項目的工地管理員,社保在康洋公司。正好當天浙江第一水電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項目負責人也在,他先跟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些情況。

      浙江第一水電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項目負責人 張小庭:這個事情知道的話,是1月1號,我還在休假。我是1月2號回來的,才知道這個事情,(當時知道這個事情是怎么處理的?)當時就懵了,根本不知道這個事情。知道這個情況,我們就開始查我們場地上自己的鋼板,等于是我們自己的鋼板也少掉了。(那你們自己少了多少鋼板?)按照去年他們沒有分掉的情況的話,大概是少了兩百多張鋼板吧。

      張總說,他們這個項目前期有問外面租賃過鋼板,之前也是俞士長去租賃的,因為之前的租賃流程也都只是簽個字,沒有蓋公司的公章,所以估計這次俞士長也是這樣子操作了,但是在2016年年底,公司就沒有向外面租賃過鋼板。

      浙江第一水電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項目負責人 張小庭:我們自己不是有五百多張鋼板的嗎。然后他一直保持差不多的鋼板在工地上,我們就是不知道,后來有人過來找這個鋼板之后,我們才知道。剛開始工地上一直有鋼板,我們也沒有在意,我們也沒有說要清點一下,因為也還沒有到時間。

      張總猜測,工地基本上是俞士長在管理,應該是利用晚上的時間偷運鋼板,現在出了這個事情,張總很是懊惱,他們公司損失也很大,原先的五百多張鋼板一部分配給三個租戶,一部分也被俞士長運輸走了。

      浙江第一水電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項目負責人 張小庭:進一步我們就是去報案,因為他人我們找不到,我們只能叫警方配合我們,幫我們找。(那派出所那邊現在是怎么說的?)派出所那邊我自己都跑了好幾次,然后我叫律師也幫我跑了兩次。他說要找法據要怎么定性?定性之后才能看到底是放在經偵還是刑偵,是這個意思。如果他本人確實有這樣的事情,那怎么解決,我們協商之后,該我們負責的,我們負責。

      那么關于這樣一起鋼板丟失,相關人員又找不到的案子,我們的隨行律師從法律角度給出了自己的看法:

      大民隨行律師 浙江海貿律師事務所 胡再再:關于當事人投訴的有關鋼板失竊的問題,經過現在的調查研究,這份租賃合同的字是俞士長簽的。通過了解我們知道俞士長的社保是在康洋公司繳的,然后也是通過康洋公司將俞士長推薦到浙江第一水電公司,讓他做這個現場管理員的工作,通過這一系列方面我們可以認為,相當于俞士長跟康洋公司和浙江第一水電公司,他們構成一個關聯的共同體。如果幾個當事人反映鋼板失竊的問題,可以通過向這三個主體去起訴,要求他們承擔這個鋼板失竊的責任。另外根據浙江第一水電公司在飛龍湖這個項目的負責人了解到,他們已經去公安機關去報案,有關鋼板丟失的問題,根據先刑后民的原則,只有等鋼板丟失問題在刑事層面上有一個最終的結果以后,才能通過民事訴訟來解決。

      工地負責人監守自盜,令人震驚,三位當事人只有等公安局那邊工作有了結果以后,看是被劃為刑偵還是經偵案件,才能通過民事訴訟途徑來解決。

    0 /300
    驗證碼,點擊更換
    表情
      江苏时时彩开奖网 闲乐宁夏麻将作弊器 ag有赚钱的吗 pc蛋蛋 大话西游2五开职业没上班赚钱快 91y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电竞比分就选尚牛比分 新疆做铁艺赚钱 7m篮球比分直播 做外汇代理怎么赚钱 体彩p3 趣吧打码怎么赚钱快 梦幻109双开能赚钱不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飞驰人生 赚钱 三分彩 gta5线上能只赚钱不升级的任务